首页 > 逸闻故事 > 正文
个人微信
公众平台
城隍文化简述
2019年02月26日 逸闻故事

城隍是中国民间和道教信奉的守护城池之神。 “城”和“隍”二字最早见于《周易》,《周易》有“城复于隍,勿用师”之语。《说文解字》曰:“城,以盛民也”;“隍,城池也。有水曰池,无水曰隍”。而“城隍”一词连用,首见于班固《两都赋》序中“京都修宫室,浚城隍”。

在我国古代,先民往往群而居之。群居者越聚越多时,在民众汇集的群居地四周,往往大规模掘地挖土,筑起连续高墙,或成方,或成圆,这道墙,称之为“城”。“城”的外围,通常在底部挖出一道没有水的护城壕沟,称之为“隍”。在此基础上,逐步筑起高大的城墙、城门、城楼以及壕沟、护城河,以保护城内百姓安居乐业。与此同时,古人认为高城深池,捍外卫内,必有神袛主管、统领,保护一个城市安全的城墙和护城河自然成为人们崇拜的对象,于是“城”“隍”由物化被神化,变为一座城池的保护神。

早在周朝,每到收获之后,到了除夕,人们都要腊祭八神,其中第七神就是水庸神,水即隍,庸即城,水庸神即城隍神。后来各地陆续展开建城挖壕,水庸神便升格为城隍神。由于佛教有阴间地狱之说,道教神系中,便将影响显著的民间神灵城隍纳入道教冥界神系统,称它是翦除凶恶、保国护邦之神,并管领阴间的亡魂。

由于城隍大多掌管阴间,各地城隍庙中的城隍神多为已故知名的历史人物或敕封人物,民众希望他们生前的威望和死后的英名,雄风长存,保一方水土平安,护佑百姓消灾弥难。

在城隍神由自然神向历史名流和英雄人物演变的过程中,大体说来有三种人逐步走上神坛:一是抗敌护国保佑百姓的英雄豪杰;二是安邦守土造福一方的有功之臣;三是为政清廉民众景仰的清官良吏。

据史书记载,汉代的大将军纪信是最早的城隍神。相传楚汉荥阳之战中,纪信在危急时刻假扮成汉王,使刘邦成功逃脱,保住了性命,自己则连车带人被项羽手下活活烧死。刘邦称帝后,感念此事,厚赏纪信,赐黄袍加身,并在上林苑(今陕西王曲镇)修建大型庙堂,追封他为总管十三省的“地皇”,每年农历二月初八公开祭祀并举办庙会。到了“文景之治”时期,为从精神层面推行统治,遂将“地皇”庙改为城隍庙,并将纪信加封为长安城隍神。由此看来,由王曲城隍祭祀纪信开始,至今已有近两千年的历史。

1.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

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,随着道教的发展,城隍爷的地位也越来越重要,于是开始建庙祭祀,城隍信仰逐步推行,不断扩散。

最早载于史册的城隍庙,是三国时吴国赤乌二年(公元239)修建的芜湖城隍庙,奉周瑜为当地城隍爷,迄今已有一千七百余年。

至南北朝时,城隍影响渐大。《北齐书•慕容俨传》记载:北齐文宣帝天保六年(公元555年),慕容俨镇守郢城(今河南信阳县南),被南朝梁军包围,梁军以荻洪截断水路供应,形势危急,慕容俨听说“城中先有神祠一所,俗号城隍神,公私每有祈祷。”便有了主意。便“顺士卒之心,乃相率祈请,冀获冥祐。” 说来也巧,不久刮起狂风,惊涛汹涌,阵阵巨浪将封锁的荻苇全部冲走。梁军又以铁链封锁江面,为断暴雨频发,江水猛涨,封锁又成泡影。困在城中的军民认为这是城隍神以神力相助,士气大振。他们在慕容俨的指挥下与敌兵奋战,通宵达旦,终于将梁军击退。自此,城隍爷威名远扬,从南方逐渐扩充到北方。

这是正史关于城隍神显灵护城的最早的明确记载,而郢城的城隍庙也成为了北方最早载入史册的城隍庙。

2.唐朝五代时期

进入唐代,城市经济空前发达,商业十分繁荣,城隍信仰更为普遍,各城镇纷纷建庙供奉。《太平广记》卷三百三“宣州司户”条引 《纪闻》称,唐代“吴俗畏鬼,每州县必有城隍神”。
地方官员必须每年定期上香,在遭遇旱涝虫疫等天灾人祸时,代表一方民众祭祀城隍。很多文人雅士,如杜甫、韩愈、张九龄、杜牧、李商隐等人都撰有祭祀城隍的诗文。如开元五年(公元717年),张说首撰 《祭城隍文》,其后,张九龄、许远、韩愈、杜牧、李商隐等继之。李阳冰、段全纬、吕述等撰有《城隍庙记》,杜甫、羊士谔有《赛城隍诗》。

五代时期,城隍神已有诏封,例如,杭州城隍被封为顺义保宁王,湖州城隍被封为阜俗安城王,蒙州城隍被封为灵感王等等。

3.宋元时期

到了宋代,城隍神已被正式列入国家祀典。朝廷为借用神明的威力管制和约束官吏,明确规定,新官到任三日内,必须拜谒城隍庙。

城隍所祀神主,一般为与当地有关的有德政的历史人物。如苏州祭祀战国时期的春申君黄歇,江西祭祀灌婴、镇江祭祀纪信等。宋代城隍信仰构成了民间信仰的重要部分。

宋赵与时《宾退录》言及城隍崇拜,“今其祀几遍天下,朝家或赐庙额,或颁封爵,未名者或袭邻郡之称,或承流俗所传,郡异而县不同”。

元朝继承宋的祀典,上都和大都均建有城隍庙,大都之城隍神还被封为“佑圣王”。

4.明清时期

明朝对城隍信仰推崇有加,进入大发展时期,这与明太祖朱元璋大有瓜葛。这是因为朱元璋出生在土地庙里,当过小和尚,后又长期栖身城隍庙。他认为正是城隍神的处处眷顾和上下庇佑,才使得他在坎坷人生中幸免大难,且步步高升,最终坐上了龙椅。

由此,他称帝之后对城隍信仰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革新,其最大的结果就是,中国绝大多数城市都有了自己的城隍庙。

明太祖的城隍改制分两次进行,第一次是洪武二年(公元1368年),朱元璋专门下旨,将城隍分为都、府、州、县四级,封开封、临濠、束和、平滁四城的城隍为监察司显佑王,职位正一品,与朝廷的太师、太傅、太保“三公”和左右丞相平级。封府城隍为监察司民城隍威灵公,职位正二品;封州城隍为监察司民城隍显佑侯,职位正三品;封县城隍为监察司民城隍显佑伯,职位正四品。

各地遵旨纷纷修建城隍庙。都城隍庙由皇帝亲自敕建,皇宫拨付银两,庙内住持由朝廷直接任命。各府、州、县则按照等级,依次效仿,规模形制完全参照地方官署衙门,并按职级配制冕毓官服。这样,明朝就开创了历史上一阳一阴两衙门的统治格局,阳衙门当然就是各级官府,阴衙门就是各地的城隍庙。

在此之前,城隍更多的只是一种民间信仰,而在明初,这种民间信仰得到了官方的认可并且推广,它就兼具了民间崇拜和官方信仰的两种职能。除了来自民间的继续崇拜外,官员阶层中也出现了对城隍的普遍崇拜。而且经过这次改制之后,城隍文化第一次形成了一种全国性的制度。

洪武三年(公元1369年),朱元璋又发起了一次城隍改制,朝廷统一颁布了有关祭祀城隍的典章制度,并下诏去除了城隍封号,封京都城隍为“都城隍”,其它只称某府某州或某县城隍,同时,城隍庙内不许供奉与城隍无关的神灵和人物。现存全国各地的城隍庙大多是那时修建起来的。

关于朱元璋城隍改制的目的,朱元璋曾对大学士宋濂透露过:“朕立城隍神,使人知畏,人有所畏,则不敢妄为”,明白无误地说出了历朝历代统治者热衷于推行城隍信仰的根本目的。

这种传统的因果教化,无形中规范了百姓的道德行为,成为精神层面的一种枷锁,客观上推进、帮助和巩固了当权者的统治。在城隍庙里,人们一方面看到了神坛上正襟危坐、峨冠博带的大老爷,心中已然敬畏不已;另一方面又目睹十八层地狱的各种酷刑惨状,无不惊恐万状。强烈的正反对比和视觉冲击,使人难以再生恶念而为非作歹,遑论造反。由祭拜到祈求,由敬畏冥冥神灵到自觉规范行动,它的持续传播和鼓吹,使无数老百姓不由自主地长期处于或敬畏、或抚慰、或惧怕或祈求的精神状态而不能自拔,无暇思考或挖掘社会整体结构上的深层次痼疾。有人统计,仅在明代,全国立有城隍庙一千四百七十二所,这为明王朝长达二百七十六年的精神统治,起着不容小觑的作用。

清王朝时期,认为城隍祭拜一方面顺应民意,另一方面又有利于权力统治,基本上萧规曹随,照章全收,继承了明代的城隍典章制度,其布局和格式一直沿袭到民国。

城隍本为城市的守护神,按理职掌应主要是守御城池,保境安民。但随着时代的改变与其他宗教的陆续兴起融合,城隍的神格不仅改变,人们对城隍的期待也增加了。从此城隍的职务也有了大幅度的调整。

1.土地之神

城隍依据管理地方的大小,名称也不一样,省称“都城隍”,府称“府城隍”,县称“县城隍”,县以下里神则称为“土地公”,没有城廓的市街、乡镇称“境主尊王”,俗称“境主公”,房子四周的则称为“地基主”。虽然名称都不一样,但是其职责都是管辖境内的护土之神。

2.城市的守护神

古时候的村落为了防止野兽及外族的入侵骚扰,于是在村落外围以深濠为防御,因此水庸神成了人们敬拜的村落保护神,而这也就是城隍信仰的开始。由此推论,护城保民原本就是城隍爷最为原始的工作。在三国两晋南北朝时,由于战乱频繁,老百姓们流离失所,饱受了战争之苦,保护城市乡土的城隍在人们心中的地位也更加重要了。

3.阴间的司法神

唐朝时,天下太平,城隍爷的职能也从单纯的保护城市,逐渐扩大到主管生人亡灵、奖善罚恶、生死祸福等等,几乎城市裡的所有人事物,都由城隍爷一手掌管,宛如是城市冥间的行政长官。而城隍爷的燮理阴阳、公正无私与善恶分明,往往也成了人们遇到在阳世间无法顺利解决的难题时,所求助的对象。

在司法事务方面,城隍爷经常巡视阴阳两界,以举发恶事或加以阴罚。城隍爷所施的阴罚,足以让恶人罹患疾病,或陷入贫困,甚至能夺取生命。也因为如此,当阳官县太爷遇到不容易服罪的被告者,就会带他们到城隍庙,在城隍爷前发誓,以证明自己没有罪。而人们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时,也会到城隍爷前发誓,甚至斩鸡头立重誓。

在行政事务方面,除司罚恶之外,城隍爷也掌理奖善。同时,亦如警察一般,维护公共的安宁秩序,并掌管增进人民幸福利益的事务,以及授福与寿终正寝的人。

1.城隍纪信

纪信,成纪(今甘肃天水)人,是楚汉相争时刘邦手下一员大将,纪信以“荥阳误楚,身殉汉皇”而载于史册,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都载有其事。开始,楚霸王项羽丘围荥阳,眼看汉王刘邦要做俘虏,纪信毅然请命扮成汉王,乘车直出东门,从而巧妙掩护刘邦由西门逃出。纪信被项羽识破后,让项羽给活活烧死了,因而赢得了“汉代孤忠”的美誉。

宋代赵与时《宾退录》说,“城隍姓名具者,镇江、庆元、宁国、太平、襄阳、兴元、复州、南安诸郡,华亭、芜湖两邑,皆谓纪信。”兰州城隍亦为纪信。

2.城隍杨椒山

杨椒山,北京城隍。按明代冯应京《月令广义》说,燕都(北京)城隍是文天祥,后为杨椒山,杨椒山是明朝难得的正直大臣。据《明史》本传云,杨椒山即杨继盛,椒山为其号,河北容城人,嘉靖年间(公元1522年——1567年)进士,任兵部员外郎。因弹劾权奸严嵩十大罪状,被逮入狱。

明代诏狱由皇家特务机关锦衣卫掌管,是闻之色变的人间地狱,折磨残害了无数正直官员。杨继盛受刑之前,有友人偷偷送他蚺蛇胆,告诉他服之可以忍痛。杨继盛笑而推辞道:“椒山自有胆,何蚺蛇为!”屡受酷刑,体无完肤,夜半醒后,打碎瓷碗,用碗碴将腐肉割去,“肉尽,筋挂膜,复手截去”。当时连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也看得胆寒心惊,“执灯颤欲坠”,而杨继盛“意气自如!”

过了三年,杨继盛被昏君和奸臣所害,年仅四十。临刑赋诗曰:

“浩气还太虚,丹心照千古。生平未报恩,留作忠魂补。”

这首绝命诗,今天读来,其忠可表,其情可鉴,“天下相与涕泣传颂之”。

3.上海三城隍

上海有座著名的城隍庙,今开辟为豫园商场。一般庙中只有一位城隍神,但上海城隍却有三位。

第一位是汉朝的大将军霍光。因此庙前身是金山神庙,庙中原供奉霍光,金山庙改为城隍庙后,不便把霍光神像请出去,便让他坐进了第一殿。

第二位是河北省大名府人秦裕伯。据《上海县志》载:“上海城隍乃秦裕伯,字景容,直隶大名府人。元末避地扬州,转徙上海。明太祖洪武二年(公元1369年),应召起为代制。后知陇州,卒。顺治十年(公元1653年),一直在海上坚持抗清斗争的张名振引兵入吴淞,清苏州总兵王璟大败。不久,清江宁巡抚周国佐率兵到上海增援,王璟深恐自己畏敌逃避之迹败露,便诬告上海百姓犯“通海”之罪。周国佐信以为真,决定屠城报复。上海知县阎绍庆及乡绅曹垂灿等闻知此事后,急忙赶赴抚台行营,长跪陈请,愿以全家百口性命为保,请求不要屠城。但周国佐仍下令鸡鸣时分,纵兵杀戮。半夜,城隍神秦裕伯忽然在巡抚官衙显形,周国佐在朦胧中看见,心中一惊。城隍神四次摇头并紧紧盯着周国佐。惊恐万分的周国佐不得不收回屠城之令,全城百姓终于免遭屠戮。

第三位是清末爱国将领陈化成。他原为福建水师提督,多次重创英国侵略军,被称为“陈老虎”。后调防上海,任江南提督。1842年6月16日凌晨,英国炮舰进攻吴淞口,陈化成亲临西炮台指挥应战,两小明内击沉敌舰八艘。后因两江总督牛鉴先和东炮台临阵逃跑,造成陈化成孤军奋战,最后这位年近七旬的老将与八十余部属,全部壮烈牺牲。上海人民为纪念陈化成,将其塑像请进城隍庙内,受到人们的祭拜。

4.城隍周新

周新是广东人,为人“廉明刚直,锄强伸枉”,明永乐年间(公元1403——1425年)任浙江按察使,是一位难得的清官。

周新不但使贵戚震惧,就是被诬陷后也敢在皇帝央前大声争辨,不愧疚为“生面冷铁周公”。《明史》卷一百六十一《周新传》载:锦衣卫指挥使纪纲使千户缉事浙江,攫贿作威作福。周新欲按治之,遁去。顷之,新赍文册入京,遇千户涿州,捕系州狱,脱走诉于(纪)纲,纲诬奏(周)新罪。帝(明成祖朱棣)怒,命逮新。旗校皆锦衣私人,在道榜掠无完肤。既至,伏陛前抗声曰:“陛下下诏按察使行事,与都察院同。臣奉诏擒奸恶,奈何罪臣?”帝愈怒,命戮之。临刑大呼曰:“生为直臣,死当作直鬼!”

清朝乾隆时杭州人陈树基编集了《西湖拾遗》一书,其中收有《周按察折狱成神》。小说载有周新一些断案事及被诬陷而死经过,后成祖朱棣悟其冤枉,十分懊悔。一天,忽见一人红袍立于日中,成祖大声呵叱,红袍者遂答道:“臣浙江按察使周新也,奉上帝命,以臣忠直,敕为浙江城隍之神,为陛下治奸臣贪吏。”

于是周新成为杭州城隍神。

有诗赞道:威灵赫耀汇浙东西,正直无私莫与齐。寒铁至今称冷面,生前死后庇南黎。

5.城隍苏缄

据载,苏缄乃宋仁宗时进士,曾佐助狄青大败邕州(今广西南宁)的伪“大南国皇帝”依智高,立下赫赫战功。后苏缄任邕州知府。交趾入侵,苏缄身先士卒,英勇奋战,率全城官吏军民固守凡四旬。终因寡不敌众,城破后苏缄全家自焚殉国。宋神宗赐谥“忠勇”。后交趾人又进攻桂州(今广西桂林),忽见宋朝大军从北面而来,大呼曰:“苏城隍督兵报怨!”交趾军恐万分,四散逃去。因而南宁和桂林百姓修庙建祠,将苏缄立为城隍神。

城隍为亲民之神,凡民间有纠纷,则往拜城隍,于神像前立重誓,斩鸡头(香港早期法庭亦偶用此法)以证明其本人理直气壮,为法律界作参考。清代凡地方官新上任,例必排仪仗往拜城隍,以示今后为官清正,否则遭神谴责,故昔日一般人对城隍的信仰和亲切感实较他神为深。

城隍神的信仰中,主要有以下一些活动:

1.发路票

凡人如果客死异乡,招魂及运灵柩回原籍时,就必须到城隍庙去领路票,拿了路票才能引魂回籍,不然就会成了异乡鬼。

2.烧王告

所谓的“王告”,就是老百姓有不平事想要伸冤而写的状子,有冤者写好状子,送到城隍爷前焚烧,那么城隍爷就能替他“伸张冤屈”。

3.住庙祛病

过去百姓中有很多人信巫不信医,若有病人生病就去城隍庙里占卦,解签者常称病人受了“邪魔”,病人就要住进庙里。认为住进庙里,“邪魔”就不敢靠近,病人自然会痊愈,不过住庙得掏钱。

4.审夜堂

城隍爷是阴间的司法官,因此有的人遇上恶鬼缠身时,就到城隍庙请城隍爷晚上开堂审鬼,以解除厄运。到时有几个男巫,其中一个当“迷魂”,其余则念经。城隍“降身”后,被迷的男巫就假称是城隍,坐堂开审。开始劝告“鬼”将病人的魂魄放回,并代病者说和。如“鬼”答应了,则许下花船、金银纸、路票等。如“鬼”不答应,假城隍进行各种恐吓,再不然作作手势,说是“收了它”。

5.镇压灾疫和求雨

当地发生瘟疫或其它流行病时,要抬出城隍像出游,镇压鬼魅,保护地方太平。天干时,四乡农民则到城隍庙去求雨。

6.城隍出巡

城隍出巡是从前非常热闹的迷信活动,一般于春、秋、冬三季各一次,春节定于清明节,称为收鬼,其时值耕播,农事繁忙,为免鬼魅危害百姓,特出城“缉拿”,囚于城内,有的地方是在清明之前,认为城隍爷很早就喜欢出来逛逛,这个年头就会平安无事。秋季定于七月十五,称为访鬼,专查屈死鬼魂当面“受理申诉”,平反冤假错案,使屈死鬼早入“轮回”。冬季定于十月初一,称为放鬼,此时农事已忙完,放出众鬼出城散散心,无甚大害。

府、县城隍因级别不同,除衣帽有别外,最明显的府城隍坐十六人抬的大轿,而县城隍是八人抬,仪仗旗牌也减半,但声势、气氛,都很森严。城隍出巡都在清早,道士击云牌三下,庙门外燃放万头长鞭,先后将城隍及夫人木像抬入轿内,府城隍轿为蓝色,县城隍为青色,城隍夫人轿为彩色。

城隍队伍浩浩荡荡,长达数里,最前列为“隶静”、“回避”,各八面虎头木牌,鸣锣开道。隔十余步,为白底镶红边的二十八面旗,上面分别绘有青龙、白虎、云鹰、熊罴、太极八卦、日月星辰等。再后为六十四执事(仪仗),所执兵器有刀、枪、矛、戟、金瓜、月斧、朝天镫等。接着是四郊组成的大鼓队共四五十面,鼓声齐鸣,惊天动地。再后为该府所辖各县送的“香山”、“香塔”、“香伞”和万民伞、万民旗等。之后为民间走会杂耍,如中幡、杠箱、五虎棍、高跷、身歌、耍坛子、耍狮子、跑旱船等。这些工作都由道士打理。

心源易道官方微店,独家原创精品发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