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逸闻故事 > 正文
个人微信
公众平台
广积阴德,福生无量!
2019年02月26日 逸闻故事

(一)

咸丰年间,清朝翰林院有冯张二位学台。有一年秋天,奉旨前往湖南省,担任主考官。冯年长有道德,是老翰林,奉主为正主考,常常训导属员,要多种善因,莫种恶因,经常讲述因果报应的道理。并且常常举出事实例子来证明。张为副主考,年纪轻,并且是一位新翰林,对因果报应的事情,认为涉茫,常常暗中笑话冯翰林的迂腐迷信。到了考期,张为了证明因果不确,完全是人为的,决非鬼神主持吉凶,因此在一天正值冯翰林选卷之际,张翰林在暗中用了手脚。

张在暗处,不让冯翰林知晓。躱在后窗边,隔窗观看。正当冯翰林阅至一名叫孙德荫之卷时,反复批阅,认为文笔实在不佳,就把该卷丢到废卷中。忽听空中有“当”的一声响,冯听无人,认为是神来求启示。乃将孙卷取回再细阅一遍。感到文采实在不佳,又把他丢到废卷中,则又听到空中“当”的一声响!心中很是奇怪,又把该卷拿起重看。文章实在不足取,但空中如是三次响声,默思此人文虽不佳,必有积德之事,就选中为最末一名举人。

考毕,榜已揭晓,正好冯主考又同属员谈因果之事的时候,说“因果着实可畏。”兼言及弃卷之事,空中连响三次,终于选取,即再没有声响的神奇故事。张主考就回答说:“冯大人,请你原谅,大人所弃之卷是孙德荫之卷否?”冯翰林答:“你何以知之?”张翰林说:“乃是小人因见兄台屡言有鬼神之灵妙,故特以破除此中虚妄,三响实是小弟所为。因兄台正在凝神阅卷之际,不知其原委也。孙德荫文章欠佳,兄台弃之,弟暗中观察,即在空中暗敲一响,又见兄台取回,小弟连敲三下,兄台果然认为是神灵指示而取之。由此看来,所谓因果报应,鬼神在暗中执行,实是人之所为。哪里有什么鬼神?”冯正主考即问:“三响果是你所为否?”张翰林答:“果是小弟所为。”冯翰林说:“若然如此,更能证明因果报应不差分毫!”张翰林问:“何以知之?”冯翰林说:“想老弟身为翰林,又是奉旨命官,而能为这举人连敲三次,其中必有原因!”张翰林说:“他是湖南人,我是安徽人,彼此不相识,有何原因?”冯翰林说:“正因不认识,方显鬼神主持因果报应之妙!老弟不信,明日传这孙德荫。著便衣在清雅房相见,一问便知。”

第二天,冯翰林命人传孙德荫来,众属员都在座。孙德荫正庆幸自己得中举人,但自愧文才不佳,忽见使者奉主考之命,令便衣进见。心中非常害怕,怕的是复考失选,即随使者来到清雅房,见了主考座师叩头拜毕,站立一旁。主考很和蔼。让孙德荫坐下。冯翰林问:“孙德荫,你是哪一县人?”孙答:“小生原本是安徽省人,由家父移居来到此地。小生是在此地出生的。”冯翰林又问:“安徽尚有亲人否?”孙答:“原藉祖父母早已故世,故无亲人。”冯又问:“尚有亲友通讯否?”孙答:“有。”冯问:“常与何人通讯呢?”孙答:“系一位世交。说起来好似一段故事。”冯主考说:“大家来听你谈谈,没有关系。”孙说:“缘是家父在少年时,去亲戚家探望,返来时,天将黑,忽然大雨倾盆,淋得浑身是水。急忙避入一座古庙中,方走至大殿,见殿内先有一位十七八岁的女子坐在拜垫上,我父一见即避至殿外廊下。雨越下越大。天已黑,正在此际,又来了一人,也淋得浑身是水,一径走入大殿。到了殿中,不理有子女在旁,即将身上衣服脱个精光,拧水。只见那女子面转向墙边。那男子又走向那女子调笑,欲行非礼。我父一见,即走入大殿,向那男子劝说。那男子说:‘那女子又不是你的亲戚,关你什么事?’那男子同我父亲吵起嘴来,继而动起手来相博。因我父亲年青力壮,就将那坏男子制服。那男子理亏力输,只好穿上衣服,避到殿外廊下。天将明,雨亦止,坏男子去了。此时殿中女子开口说话:‘多谢你这位先生救我。我是因为在家中同母亲吵了两句嘴,一怒之下才走出的。想去外祖父家。哪知行至此地,天下大雨,幸遇上你这位君子好人,否则我不能生矣!。我家离此不远,请你分神送我返家吧。’我父即将女子即送返她家。与她家父母相见,由此大家往来。后来我父做生意,移居此地。我就在此地出生。”冯主考说:“好,原来如此。我将实话告诉你,你的文章本不能中,因弃你卷时,忽听空中有‘当’的一声,连响三次。因此你家必积阴功。如不取中,是违天偿善之德。望你以后多种善因,为国尽忠。为百姓造福。”

正在这时,只见张副主考离座起立,向正主考作揖说:“兄台年高见识广,由此证明,因果之事,小弟也胆战心惊。此事原先是小弟想破除兄台迷信所为,哪知在默默之中,已受因果支配。代我母报德矣。孙德荫所说之女子之父母,就是小弟之外祖父母,那女子就是小弟之母亲也。”在座者,骤听之下,无不悚然,益敬冯主考之高德慧见。

积阴德之人,虽不为人知,但鬼神已为其记录在案,冥冥之中自然会庇佑子孙,福泽后代。

(二)

明武宗正德初年,安徽有一位商人名叫王善。他已经四十岁了,还没有孩子。

有一位精通风水的算命先生,预言吉凶祸福特别准确,一看见王善,就忧愁地说:“你尚没有儿子!”

王善回答:“对呀!”

算命先生说:“你不但无子,到了十月,更有大灾厄!”

王善很相信那位算命先生的话,急忙赶到苏州整理财物回家。当时正值梅雨季节,河水高涨,不能坐船,他只好暂住在旅馆中。

到了晚上,雨停了,他到河滨散步,看见一位少妇投水自尽。他急忙呼叫渔夫说:“谁把这位少妇救起来,我就给他二十两金子!”

许多渔船竞相拯救,那位少妇才能活命。他照数付钱后,问那位少妇:“你为什么要投河呢?”

少妇回答:“我丈夫出去帮人做工,家里养了一头猪,想要偿还租金,昨天把猪卖了,没想到得到假的银子。我怕丈夫责备,又觉得贫苦不堪,所以不想活了!”

王善听了很同情她,问那头猪值多少钱,并且加倍救济她。

那位少妇回家时,在半路遇到她的丈夫,一边哭泣,一边把事情经过告诉她的丈夫。她的丈夫感到怀疑。

太阳下山后,夫妇俩人就到王善住的地方对质。王善已经关门睡觉了。丈夫叫妻子叩门,王善问:“你是谁?”

少妇回答:“我是投水的妇人,特别来向你致谢!”

王善很严肃地说:“你是少妇,我是孤客,夜晚不宜相见,赶快回去!如果你有意,明天邀你先生一起来!”

她丈夫的疑惑当场消释,很惶恐地说:“我们夫妇同在这里!”

王善披着衣裳,走出户外,忽然听到房子轰然一声。王善惊讶地回头看了一下,床后的土墙,因为久雨而倒塌,把床压碎。否则,王善就首当其冲了。

夫妇赞叹和感谢王善而后离去。

王善回到家乡,又遇到那位算命先生,算命先生很讶异地说:“你满脸阴骘纹(即阴德纹),一定做了很大的阴德。你不但已经免去灾厄,而且获福无有限量!”

后来,王善果然连生十一子,两个儿子登第,而他也活到九十八岁才逝世。

积累功德的人,上天会赐福于他,并保护他免受灾害。因此,我们要广积阴德,善事不论大小,都要积极去做,这样,我们才能为自己积德,为子孙积福。

(三)

在一个又冷又黑的夜晚,一位老妇人的汽车在半路上抛锚了。她等了半个多小时,总算有一辆车经过,开车的男子见此情况便下车帮忙。几分钟后,车修好了,老妇人问他要多少钱,他回答说:他这么做只是为了助人为乐。但老妇人坚持要付些钱作为报酬。中年男子谢绝了她的好意,并建议把钱给那些比他更需要的人。最后,他们各自上路了。

随后,老妇人来到一家咖啡馆,一位身怀六甲的女招待即刻为她送上一杯热咖啡,并问她为什么这么晚还在赶路。于是老妇人就讲述了刚才遇到的事,女招待听后感慨这样的好心人现在真难得。老妇人问她怎么工作到这么晚,女招待说是为了迎接孩子的出世而需要第二份工作的薪水。老妇人听后执意要女招待收下200美元小费。女招待惊呼她不能收下这么一大笔小费。老妇人回答说:“你比我更需要它。”

女招待回到家,把这件事告诉了她丈夫。你们知道吗?原来她的丈夫就是那个好心的修车人。

这故事讲出这样一个道理: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。我们在“播种”的同时,也种下了自己的将来,你做的一切都会在将来某一天、某一时间、某一地点,以某一方式,在你最需要它的时候回报给你。

(四)

杨旬,唐朝人,大历年间任夔州推司,平日持诵金刚经,为人正直清廉,方便济施,乐善好施,广积阴德。

他有个儿子,自幼读书很聪明,志求功名。有一天,这个儿子向他禀告说:“即将开科取士,孩儿打算应试,恳求父亲答应。”

杨旬说:“你学业未成,下科再说吧!”

当天晚上,杨旬梦见金刚神告诉他说:“你持诵金刚经至为虔诚,为官公正廉明,平生的阴德非常广大,能荫子孙昌盛显达,这是你积德的善报。你的儿子将来一定能够贵显,倘若参加科举,必须改名为杨椿前去应试,我在试场中会暗中帮助他的。”

得到金刚神的指示后,杨旬遂命儿子改名为杨椿赴试,放榜果然得中第六名。

次年杨椿赴省试前,梦见金刚神告诉他说:“今年省试的题目是“行王道而王”,你可以预先留意,但不可泄漏出去。“杨椿遂在书坊中选出数篇好文章,详加参阅。后来入场,果然就是这道试题,结果中了第九十六名。

参加殿试完毕后,杨椿又梦见金刚神说:“你的策论写得很好,但因不合主考的心意,被评在第五甲,我已在御榻上将你的试卷换为第一名,后日唱名时,你将大魁于天下,这是你们父子平日持诵金刚经,广积阴德的善报。”

及至放榜,果然文星高照,大魁天下。

夔州太守史岩获悉推司杨旬之子杨椿中天下都魁,非常高兴,便邀杨旬前往一叙。杨旬入见后,史太守首先向他祝贺说:“令郎高中状元!可喜可贺!行见平步青云,你也可以辞官,回家安享清福了。”

杨旬回答说:“我为吏四十年,家中并无余产,只是尽力积阴德而已。这些年来我保存了三个囊袋,请您派人拿来看看。”

太守连称甚好,立刻派人去将囊袋取来。打开之后,发现第一个装有三十九枚大钱,第二个装有四千多枚中钱,第三个装有一万多枚小钱。

杨旬说:“我每次审讯囚犯,遇有死囚,加果情有可原,则改判充军边地之流刑,就投一枚大钱。如遇充军之罪,视其罪行又可改判徒刑时,则投一枚中钱。如遇杖罪而轻微的,或予轻判,或予释放,则投一枚小钱。这就是囊袋中铜钱得来的缘由。我也效法周篪实践太上感应篇十种善业。小儿能够侥幸及第,我想或许是我持诵金刚经,以及奉公行善所致,岂敢马上辞官,自求安逸呢?”

看完这篇故事,我们可以发现当初杨椿能够考中状元,绝非偶然幸致。治狱执法原当以仁恕为本,一念恻隐,尚且感格鬼神,何况杨老在四十年之间,慎刑好生,慈惠廉明,凡遇可以矜全的,无不竭尽心力;平日则虔诵金刚经,实践太上感应篇,力行阴骘,才能感应道交。阴骘文说:“欲广福田,须凭心地,行时时之方便,作种种之阴功。”只要诚心恳切,笃志奉行,冥冥之中皆可获致不可思议之果报。

(五)

乾隆年间,湘西辰州府黔中郡。拥有城区半条街的首富蒋光烈,可谓是家财万贯,虽富甲一方,但乐善好施。蒋光烈家的神龛上铸有十二尊金菩萨,以应一年十二月,月月保平安,蒋光烈,祖祖辈辈都乐善好施,每当青黄不接或天降灾情时,便开仓济贫,并请凤凰山凤凰寺的和尚到家里做道场,祈求老天爷消灾解难,降福人间。

且说辰州府郡三面环水,后依群山,穹崖冲天,树木参天,原始森林,野兽众多,无路可走。所以千百年来居住在这里的人们都是靠着船只荡过沅江进出城池。江上有专门摆渡的小船,这小船是两岸的居民互相来往的唯一交通工具。吴端见就是这沅江上的一名摆渡的船夫,祖祖辈辈以渡客为生,吴端见为人吝啬,为人斤斤计较,摆渡多年,坐他的船,从来不给人尽义务,佘欠过渡钱可以,但一定去收帐,分纹不能少。

是年,天旱欠收,蒋光烈开仓施舍,还没有来得及派人请和尚来家做法事。

这一天,渡口来了十二个和尚坐了吴端见的船渡江,上岸后却不付船钱,吴端见索要船钱时,和尚却要吴端见去蒋光烈家里收取,并说是蒋光烈请去做法事的。吴端见一听是蒋光烈家请去做法事的,满口答应。蒋光烈家县城首富,还会少这几个船钱,吴端见这样想。

事隔数日,吴端见来到蒋光烈家收取过渡钱.找到管家说明事情经过。管家回答道:“蒋家还没有做过法事的,并没有请和尚来过家里”。吴端见急着,执意要收钱,并和管家大声理论。嘈杂的吵闹声惊动了在内堂休息的蒋光烈。蒋光烈走出来,问清原由,感觉此事必有蹊跷,心想:“怪道是菩萨阴功显灵所为”。即然是菩萨显灵,付多少钱才合适呢?思考片刻后,吩咐管家取来一柄斧头,把斧头交给船夫,又亲自从神龛上取下了一尊金菩萨,对吴端见说:“这尊金菩萨,只许你砍它一斧头,砍下来多少就拿去多少,抵消菩萨渡河钱”。吴端见一听一阵狂喜,心想:“这一斧子下去,起码也能砍下一只手来,能有几斤金子呢”。于是高举斧头,使尽平身气力,狠狠的朝金菩萨手臂砍去,只听得叮噹一声,手起斧落,金菩萨手臂还在,刚才一斧子下去,只砍掉了指甲壳大小的一小片金屑。吴端见呆若木鸡,贪婪的黄金梦化为乌有。捡起金屑,去银铺兑换,不多不少刚好12纹钱,刚刚够12个人的渡江钱。

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,蒋家积累了数代人的功德,才得到了福禄的质变。而吴端见连力所能及的事都不做,分文的回报,即使给他黄金,他也无法得到。

心源易道官方微店,独家原创精品发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