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易海拾贝 > 正文
个人微信
公众平台
江湖故事之奇门腥盘和尖盘
2015年05月21日 易海拾贝

东安市场问心处卦馆主人姓赵,天津人。原在天桥摆卦摊,算卦的人是拥挤不动,买卖发达了,迁至东安市场。有顺水万者(管姓刘的调侃儿叫顺水万),亦摆八岔子(江湖人管奇门卦调侃儿叫八岔子,是指其乾、坎、艮、震、巽、离、坤、兑、休、生、伤、杜、景、死、惊、开而言),见问心处营业发达,他仿着人家的名儿叫做闻心处,有欲占课之人到了天桥,找不着问心处,亦能撞着他闻心处。如同乡下人进城买刀剪一样,王麻子、汪麻子、真正王麻子、老王麻子,不准哪家一样买,买的是王麻子的东西,何分王、汪、老、真正啊!闻心处仿问心处,如卖刀剪仿王麻子一样。

闻心处的生意还真发达,他摆卦摊的地点在天桥永利居后身,支搬设帐,每天只卖百卦,多了不算。够了百卦的度数立即收摊。我老云在民国十二三年常到他那摊上助威。天天到了十二点钟,他本人没到,就有人将摊摆上,占卦的人们就围着摊子来回乱转,等他等的如同盼星星盼月亮似的。他来了往摊后边一站,问卜的人们就争先恐后地抽签子,将签抽出来,抢着往他手里递,看那样子好像抢头彩似的。他将卦签接过去攥在左手,右手就摆起卦来将卦摆好了,向问卜人问;“这卦是你的?本人占?替人占?”如若问卜之人说:“自己占的。”他就问“多大年岁?”问卜之人将岁数说明,他就往卦盘上一看说:“你这卦是因为心里犹疑不定,不知道奔东好,奔西好,是不是呢?”这人说:“是的。”他就说:“还是奔新路走好。”问卜的人,就给他二十枚卦礼而去。这样一卦一卦的算去,每天他能挣二百吊钱,一年三百六十天,天天如此,他的收入大有可观,听说他做了十年好生意,很落下不少钱。

我向江湖人们探讨,闻心处的生意怎么会那样发达?他占的卦是否真灵?据某江湖人说:“闻心处刘某,所摆的奇门是‘腥盘’。”我问:“怎么叫腥盘?”某江湖人说:“奇门的盘,不是说那铜盘、铁盘、木头盘,是以那局式而分腥尖(腥是假的,尖是真的)。真的叫尖盘,假的叫腥盘。”我问:“什么叫局式?”某江湖人说:“他那卦摊上正当中摆着九个卦子儿。子儿上是乙、丙、丁、戊、己、庚、辛、壬、癸九个字,那九个字是以戊为头,按坎一、坤二、震三、巽四、中五、乾六、兑七、艮八、离九,八卦九宫摆成。如戊字在坎一,就叫一局,戊字在乾六,就叫六局。阳局顺行。例如阳一局是戊在一,己在二,庚在三,辛在四、壬在五、癸在六、丁在七、丙在八、乙在九,布成了就是顺行一局。阳有九局,皆是顺行。阴局逆行,例如阴九局,戊在九、己在八、庚在七、辛在六、壬在五、癸在四、丁在三、丙在二、乙在一,布成了就是阴九局。阴有九个局式,都是逆行。这局式到了冬至节以后,阳气上升,就摆顺行九局,到了夏至节以后,阴气下降,就摆逆行九局。至于戊字应落在几宫,则按照汉张良所定的阴阳十八局。凡是学奇门卦的人,初步就应当学摆局式,若买本《奇门遁甲》、《奇门大全》、《奇门五总龟》,任你有多好学问亦是看不会的。学摆局式,必有对于术学经验极丰富的人详为指点,才能学成。若真按着书理去学,至少亦得费一年半载的工夫,才能使好了。卖卜的人都是穷极无聊,摆个卦摊,挣钱就吃饭,如若学摆局式,费一年半载的光阴,得有多大的垫办?如若有钱,不是失业的分子,谁肯为奇门费几年的光阴。市井中卖卦的都是使腥盘,只要有人占卦,抽出根签来,卖卜的先生拿着卦签,啪……将四九三十六个卦子儿排在一处,叫行外人看着好像工夫很熟,蒙住了外行人就能成了。行家能有多少?百年不遇。真遇上行家亦不怕,那懂行的人知道学奇门的难处,虽看出使腥盘来,亦不肯破坏他们的生意,亦不能和他们辩论真伪。闻心处的老刘便是使腥盘子的摆八岔的老合。”

我问:“有使尖盘子的没有?”某江湖人说:“摆奇门卦使尖盘的实在太少,百里挑一,即或使的是尖盘,亦未必能够挣钱。”我问:“怎么使尖盘倒不能挣钱哪?”某江湖人说:“世上的人都是认假不认真。江湖人常说,一天能卖十石假,十天卖不了一石真。由这两句话考查,还是假的能挣钱。”我问:“用过真功夫的人,使尖盘怎么不挣钱哪?”某江湖人说:“凡是会使尖盘的人,都是书香门第,当初家道饶裕,生活无忧,读些年书,闲着没事,研究医卜、星相,买些个医卜星相的书,找几个高明人指教,消磨岁月,学成了术学,给人算着玩,消遣解闷。玩票成啦,凡是这种人,都不懂得卖卜挣钱。到了他们要摆卦摊挣钱的时候,必是家业衰弱,衣食两难,受了经济的压迫,才到街头卖卜。他们这种人,是文学丰富,术理精通;对于社会里的人情世故是不通的。就是将摊摆上亦是没有人占的,偶尔有占卦的又能挣多少钱?他只知学理,不知挣钱的诀窍,江湖管他们叫空八岔”。

我问:“卖卜的有什么挣钱的秘诀?”某江湖人说:“当初有个算奇门卦的先生叫也非仙,他亦是个空八岔,在天津卫西城根摆卦摊,成天价愣着没人问卜,在他旁边有个摆卦摊的亦是摆奇门卦的,每逢人家那摊子摆上,问卦的人们立刻就将他围上。抽签问卦,争先恐后,买卖很是发达。也非仙看着人家那样挣钱,生了羡慕之心,他的灵机很好,有天那位先生将来到,还没摆摊哪,天就下起雨来,也非仙收了摊要回店,偏巧雨又住了,他不愿再摆摊儿,站在那先生背后,瞧他给人占卦。人家这位先生卦卦占的灵验,每逢断一卦,问的人就点头咂嘴说:‘先生算的真对。’也非仙瞧到末一卦,就听那位先生向问卦的人说‘你这人姓张?’问卜的人说:‘对了。’他又说:“你这卦是给你媳妇算的,问她的病好的了还是好不了?对不对?’问卜的人回答:‘太对了。’他又说:‘你媳妇这病还很厉害,须往北求医才好。’问卜的人说:‘我是在我们北边求的医。’那位先生说:‘赶紧抓药吧,吃下去就好了。’那问卜的人给了卦礼钱,欢天喜地的去了。也非仙等着问卜的人走了,他向那位先生问说:‘你这卦怎么算的这么灵哪?’那位先生说:‘你这人真是个空子(江湖人管不懂江湖事的人调侃儿叫空子)。我哪能算的真灵,我是会把簧。’也非仙又问道:‘什么叫会把簧呢?’那位先生说:‘将才问的那个人,我怎么知道他姓张呢?是我看见他那钱口袋上有三个字,是百忍堂,我才知道他姓张。’也非仙听着触动灵机,有些觉悟,忙问道:‘你怎么知道他媳妇有病呢?’那位先生说:‘我见他帽檐内掖着个药方,只见那药方上有红花、附子两味药,我才说他媳妇有病。’也非仙问道,‘看见他身上带着药方,就猜着他家有病人,这意思我明白了;你说他媳妇有病,是从哪里看出来的呢?’那位先生说:‘世上的人对于亲族骨肉,情义最厚莫过于妻子儿女,若是他父母有病,下这大的雨他就不出门了。我料他上边淋着,底下踏着泥水,必是给他媳妇抓的药。’也非仙说:‘对,对,是这样的。你怎么知道他是往北来医治哪?’那位先生说:‘适才下雨的时候,刮的是南风,这人前身没有雨点,后身肩膀上净是雨点,他不是从南往北来吗?我才断他往北求医。’也非仙点头道:‘是的,是的。’那位先生说:‘我瞧出他这几样破绽来,说行话,调侃儿叫把出簧来了。’也非仙说:‘你这把簧的本领教给我行吗?’那位先生说:‘传授你亦成,你得拜我为师兄,挣了钱都给我,白给我效一年力那才成哪!’也非仙说:‘我愿意了。’于是两人就商议成了,择了个吉日,请出位中保人,弄了桌酒席,也非仙就写字拜师兄,他师兄将圆粘子、把簧儿、迫响儿,推送点儿等等之法,全都传授也非仙。两个月光阴,也非仙将江湖秘诀学成了,再到各处摆卦摊,可不像以前坐在摊子后边等主顾候主顾了,他站在卦摊后边,几句话就能招一圈子人,将粘子圆好了,使诸葛乱点兵的法子,白送相法,小花腔使的最好(江湖人管八面儿调侃儿叫小花腔),给谁相面谁佩服他。他用拴马桩儿拢住了二十来个人,又说着说着岔到奇门卦上了,他说卦算的最灵,那二十多人,便这个算一卦,那个算一卦,算起来没结没完。也非仙是按着他师兄的传授,两只眼睛会把簧,两个耳朵会听飞簧,心头灵敏会使簧,给谁算卦谁说好,越有人算,算主越多,哪天亦能挣几块大洋,也非仙的卦摊比他师兄还多挣钱。还有些问卜的人在地摊上占完了卦,事后能够应验,接连不断的找他,能有回头主顾。”

我老云向某江湖人问过:“你说的这江湖秘诀,我是相信了,怎么也非仙的卦会有灵验哪,比他师兄还多挣钱哪?”某江湖人说:“他师兄是一腥到底的玩艺,也非仙是腥加尖的玩艺,故此比他师兄多挣钱。”我问:“什么叫一腥到底哪?”某江湖人说:“他们算卦的若是净会使手段、使腥盘、使簧头,不明白术学的原理,就叫一腥到底。”我问:“什么叫腥加尖哪?”某江湖人说:“如若卖卜的人先将《奇门大全》、《卜筮正宗》、《三元总录》等等的术学书理研究透了,吃江湖的行话叫攥尖儿,再学会了圆粘子、使簧儿等等的江湖法儿,使腥儿拢人,设法多挣钱,给人断卦,可用术学的真理给人决断。若能这样做就叫腥加尖。”说到这里,某江湖人就说;“也非仙从前是个读书人,将术学的真理研究好了,因受经济压迫,在街上摆卦摊挣些钱维持生活。不料他是个不懂江湖的空金,成天价愣着不能挣钱,他就拜了江湖人为师兄学会了江湖术。他又明书理、又会使江湖术,可就火穴大转了。凡是在他那里问L的,十有五六能够应验。问过卜的人对他有了信仰心,就都常去找他问卜。他师兄是腥到底的,占了卦不灵验,沙锅砸蒜,一下子算完,绝不能有回头主顾,所以买卖不如也非仙。”

我听他所说的这些事才知道,社会里的事,最难学的是世故人情,江湖中的秘诀,亦是从人情里研究出来的,“练达人情皆学问”,诚然不假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本故事节选自民国著名评书艺人连阔如(笔名云游客,所以文中自称“老云”)所著的《江湖丛谈》一书,原文后面还有很长的对卦摊的记述,限于篇幅不在这里列出。本书最早由北平时言报社于民国二十五年(1936)出版,分三集,总计三十万字,内容包罗万象,大多是北方江湖艺人和平民市场的生动记录,都是作者亲历的实事,而连先生幼年家贫,1924年开始曾在北京天桥摆摊卖卜为生,好几年之后才学的评书,这篇的内容写起来尤为生动真实。

江湖各种谋生派别,多分腥和尖。如古代的武术分腥挂子和尖挂子二种,所谓腥挂子是指用来卖艺赚钱的花架子,目前市面所见各种套路多是,尖挂子才是真武术,出手见红的,但师传是不允许用来走街卖艺的,因用途圈子都不一样。目前国内各种靠占卜命理风水谋生的职业人士,包括靠此教学的,基本都有腥盘的功夫,确实如书中所言,只会尖盘未必就能赚钱,更何况尖盘厉害的也没几个。

有时候腥盘功夫会以其他名称出现,例如奇门外应、梅花外应、面相手相等。腥盘虽说不是纯术数的推断,但其内容也非寻常人能掌握,就像侦探小说里的福尔摩斯,经常通过观察人物的外表和行为举止,做出惊人的推断,其实质就是类通于腥盘的。

凡术数爱好者,都该读一下江湖丛谈和方术纪异,一来可以见识各类业内的黑暗和骗局,避免上当被忽悠,二来也可更明晰自己的学习研究方向,避免把自己搞得五迷三道,只有知道什么是真的,什么是假的,才能有机会通达术数的真谛。

心源易道官方微店,独家原创精品发布!